第十八章大结局(1 / 2)

免费成人直播、探花直播

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还算不错彩云追月。孙大圣百无聊赖的咬着口中的草棒,气鼓鼓的看着身旁的干娘,希望他能在嘴里蹦出几个字。可干娘从傍晚到现在都一声不吭。

孙大圣只能自认倒霉,摊上这样的搭档。干娘是典型的狙击手性格,沉默而又安静,你要是不问他什么,他可以一整天都不说话。那怕身边炮火连天,他依然能安心的看两只蚂蚁打架。尽管每次行动唐韧都安排他和干娘搭档,可孙大圣一直不太喜欢干娘。

孙大圣一直拿干娘和手术刀对比,同样是狙击手两人的性格怎么相差这么大。

手术刀讲起笑话来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,幸亏没有演小品,不然赵本山就该下岗了。不过孙大圣心里也清楚手术刀在狙击手里,绝对是一个异类。

「干娘你真的要一枪打死孙大局长?」

孙大圣还是没有憋住首先开口了。

本来孙大圣想和孙玉姝较量一下,徒手杀了孙玉姝。原来他在部队的时候,曾经和一名三十八军的搏击教官有过一次比武,结果激战上百回合输了一招。可孙大圣一直心里不服,认为是自己夜里拉稀影响发挥。

所以孙大圣一直想找三十八军的人再比试一番。一开始唐韧也答应了孙大圣的请求,可临行前唐韧又改变了主意。为不出现什么意外,让干娘实施狙杀。

「嗯!」

干娘抱着他那杆88式狙击步枪,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,从鼻子里应了一声。

「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?」

孙大圣试探着说,他知道这个人是死心眼。

「不能!」

干娘终于干脆利落的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。

「不行就不行!有啥好得瑟的…怎么还不来?我都等急了!」

孙大圣蹲起身子用望远镜,向大路方向搜索。

公路上偶尔会有一些车辆经过,但孙玉姝的车一直没有出现。孙大圣他们所在的位置,是距离大路四百多米的一个小土丘。地势较高视野开阔,是绝佳的狙击地点。

「咱们国家开会就这样!这个领导讲完话那个领导再补充补充,这个领导部署完那个领导再安排安排!」

或许想让自己更舒服一下,干娘直接躺了下去。

「那得到什么时候?」

孙大圣一下将嘴里的草棒吐了出来。「那你好好盯着,我估计快来了!」

干娘用手摸了摸枪上的消音器。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孙大圣一直是他的观察手。

「幕龙的车在什么位置?」

唐韧拿着的是俄罗斯ak84轻机枪,这种枪械在车臣战争中被广泛使用。

「他的车刚才停了一下,现在又继续行驶了。我估计可能是下车小便!」

启民紧盯着显示器,随时报告着幕龙车辆的情况。

「他的车速有变化吗?」

唐韧还是有些不放心,他知道车速也是最明显的驾驶习惯之一。对手头太强大了,唐韧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「比白天有所减缓,不过现在天黑了也算正常!」

启民再次计算速度与路程和时间的对比。

「来了!」

几乎是在孙大圣张嘴的同时,干良一个翻身趴在地上,同时架好了狙击步枪。同时从夜视瞄准镜里确认目标。孙大圣的语速极快,迅速报出孙玉姝的车速与距离,以及相关的方位风速和空气湿度。

「这娘们开车真猛!有我们老孙家的风格。」

通过当今最先进的夜视望远镜,孙大圣甚至能看到孙玉姝美丽的容貌。他知道这张漂亮的脸很快就不复存在了,干娘向来喜欢一枪爆头。

干良根据孙玉姝的车速及各项数据,枪口随着孙玉姝车辆移动,心里计算着提前量。就在干良即将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。孙玉姝的车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,车子在路边一个没有竣工的平房前停住了。

孙玉姝动作非常快,马上下车几步冲了进去,一下子从干良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了。

「大圣!马上搜索四周看看有没有异常。」

这一下让干良措手不及,从新调整射击角度已经来不及了。

「没有问题…一切正常…」

孙大圣也非常担心出现意外,马上对四周进行全面搜索,没有放过任何角落。

「等等让我想想…孙大局长在下车时拿了一个小包…该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…要不就是尿憋得…」

孙大圣小声猜测着各种可能。

「闭嘴!看好四周随时准备撤退!」

干良仔细搜寻在孙玉姝,一丝不安从心头升起。

「排长!幕龙来了,离我们还有不到五公里!」

启民向唐韧报告着幕龙的最新情况。

「准备开工!」

前面是一个急转弯路口,唐韧精心选择的伏击地点。他知道幕龙在转弯的时候一定会减速。

唐韧和颜士全架好轻机枪,颜士全选择的是和他同样是武器。像这种伏击强大的火力是成功与否的关键。在紧盯着显示器的同时,启民也准备好了穿甲火箭弹,他非常喜欢这种武器。启民最喜欢的电影《第一滴血》中兰博曾经使用过。

周硕坐在商务车上,在孙玉珠楼下焦急的等待。车上还有他三位战友,手术刀在外围负责警戒。看了看手表快九点了,距推算的时间已经不远了。楼梯间不时的有人进出,周硕知道单从时间点上看,这不时绑架的好时机。

冯善良一边看着小区监控的显示器,不时透过玻璃向外面张望。小区上上下下都对他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很满意。刚从显示器上移开目光,冯善良就看到一个人向保卫室走来。

来人虽然走得很快,可步伐上可有些踉踉跄跄。同时还用一大块布团捂住头看不清长相,看样子好像是受伤了。

「老冯!快来啊!我被对门的混蛋打了!」

来人还没到门口就开始大声嚷嚷。

冯善良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这里的住家。他还记得此人和对门的邻居有矛盾,以前就发生过冲突。

「怎么回事?」

冯善良忙起身将门打开,来人一下冲到他面前,将盖住头脸的布团拿掉。

「幕龙…嗯…」

冯善良吃惊的发现站在他面前的居然是幕龙。

一个凉凉的感觉从胸口传来,全身的力气好像瞬间消失了。冯善良吃力的低头看了看,一把军刺已经深深的捅进了自己的胸膛。或许是速度太快的关系,竟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。

「这种死法不错!」

这是冯善良脑海里蹦出的最后一个想法,像一根煮软的面条瘫倒在地上。

幕龙将冯善良的尸体拖到保卫室里间的宿舍,看到里面的床上躺着两名保安。

幕龙过去看了看只是睡了过去,应该是吃了什么安眠的药物。从冯善良尸体上拔出军刺,回到外面打开他刚才坐的办公桌。里面有两把按了消音器的97式手枪和几个弹夹,幕龙全部收了起来插在腰间。

「开始干活了!一分半钟之内解决问题」周硕放下手机带着两名战友下了车,留下一名在车里守候。

现在小区大部分人都没有休息,周硕他们必须速战速决。尽管走到很急他们的脚步却非常轻盈,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孙玉珠住在五楼,他们很快就来到门口。

周硕和一名战友分别埋伏在房门两侧,另一名战友蹲下身子用两根铁丝开锁。

他是公认的撬锁高手。曾经有只用一个铁丝九秒钟打开保险柜的记录。周硕和那位战友一边留意着房门一边观察着楼道的状况。

现在的时间楼道里随时可以出现不可预知的意外。一丝轻微的咔嚓声传来,门锁已经被打开。开锁的战友将手轻轻向房门推去,周硕突然感觉有些不对。记得唐韧说过要行动的时候他会亲自下命令,可刚才的电话是手术刀打来的。

周硕还没来得及阻止,一声沉闷的枪响和子弹穿透房门的声音传来。同时一些温热的液体喷溅在自己身上,周硕知道战友中枪了。

这时周硕展现了超乎常人的反应速度和弹跳能力。双腿用力一蹬身子高高跃起,一手已经从腰间拔出了他那把斑蝰蛇手枪。另一只手摁住孙玉珠房门上方的墙壁,双腿后摆蹬在对面的墙壁上。

此时周硕的身体像一根平行的木棍横在楼道上方。对着心里判断出来的位置,周硕在第一时间发起了反击。

通过眼睛的余光周硕看到,中枪的战友已经无声的栽倒在地上,像是被伐倒的大树。脑门上的枪眼像是鲜红的喷泉。

另一名战友也几乎同时倒在地上。在掏出自己的手枪同时,也把中枪战友的手枪取了出来,手持双枪对着房门射击。由于他们的枪上都安装了消音器,枪声异常的沉闷和压抑,可弹壳落地的声音却越发显得清脆。孙玉珠的房门瞬间出现了数十个枪眼。

一阵急促的脚步从下面出来,周硕知道是下面的战友知道出现意外赶来增援了。虽然上面的枪声微乎其微,可对于他们这些职业军人却异常敏感。

周硕双腿一松轻轻落在房门一侧,躺在地上射击的战友也一转身站到另一侧。

增援的那名战友在他身后。周硕他们迅速更换好弹夹,他们根据以往的经验断定,并没有打中目标。

周硕用枪口轻轻一推,房门缓缓打开里面漆黑一片。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确定对手的位置。可这样冒然进去势必遭到对手的伏击。

周硕和对面的战友同时从怀里掏出手电,虽然外形非常的小巧可却是军用强光手电。伸出手电对房内照射不停按动开关,同时快速变换手电的位置和照射的方位。两股强光在房间内不停闪烁,这样快速变换室内光线的强弱,能起到闪光弹的效果。

十几次照射后上来增援的战友,一下越过前面是战友。蹲下身子猛一蹬地,一个快速的前滚翻突入房间。刚立起身子一声沉闷的枪声传来,紧接着就跪倒在地上。

「在正前方沙发后面!」

周硕看到了枪口的闪光,两人同时向沙发急速开枪并向前突击。

由于走廊空间狭小周硕冲着前面,那名战友紧随其后。突然轰隆一声走廊墙壁被砸出一个大洞,一只大手从里面伸出像死神的镰刀,一下握住了后面战友的脖子。

周硕听到声音马上转身,同时把手枪指了过去。这时那面墙壁已经完全倒塌了,在飘荡迷眼的粉尘中周硕看到一个人影向自己扑来。条件反射的关系周硕开了一枪。一股剧痛从手腕传来,手里的枪再也抓不住了一下掉在地上。周硕知道自己的手腕被利刃贯穿了还被割断了筋腱,现在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些了。

周硕另一只手握紧拳头,向利刃刺来的反方向狠狠打了一拳。通过拳锋的接触周硕知道自己打中了。一股更加疼痛的感觉才膝盖传来,还伴随着骨折的声音。

周硕的身体一下飞了出去,在半空中周硕感到一个冰冷的物体刺进了自己的小腹。

这时房间的灯亮了,周硕的身躯落在被打烂的沙发上。低头看了看一把军刺已经深深捅进了自己的腹部。

幕龙把外面的尸体拉了进来,将房门关上回来的时候,不停搓扭着自己的脸颊。刚才周硕的那一拳打得很重,他已经很久没有挨打了。

「我的表现没有让你失望吧?」

幕龙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周硕面前。「不用过分自责!虽然你那一枪非常致命,可他在中枪之前已经被我掐断了颈椎!」

幕龙又指了指刚才跟在周硕身后那名战友的尸体。

刚才幕龙扳着他的脖子向周硕推去,被周硕一枪打中头部。

周硕瘫坐在沙发上,感到有一只枪管抵在自己背上。一下明白过来原来这把枪,早就被事先固定在这里。幕龙是在别的地方遥控开枪的。

这说明幕龙早已预料到他们的行动步骤。而且推算的异常精确。周硕握着刺进自己腹部的军刺,用力收缩小腹的肌肉。他知道这些都是徒劳的,周硕非常了解这种威名显赫的武器,自己也曾多次使用过。

他知道自己的腹腔现在已经充满了淤血。他更知道他们的计划已经彻底暴露了,对手已经早已设计了一个可怕的陷阱。自己生命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十秒。

让对手看着自己慢慢死去,不是周硕的性格对于这样的失败他不甘心。松开手里的军刺将双手放在沙发背上,周硕开始聚集最后的能量。

「不好!」

看到周硕脸上浮出诡异的微笑,幕龙突然感到不妙。

周硕用尽全身的力气双臂在沙发背上猛的一按,没受伤的那条腿一蹬地面,身体腾空向后翻了出去。尽管周硕身受重伤,动作依然干净利落。单脚落到二次发力,向窗口扑了过去。

强劲的冲击力使周硕的身体一下穿透了玻璃,在身体即将向地面坠落的时候。

周硕猛的拔出插在腹部的军刺,从幕龙掷了过来。

幕龙刚要抓住飞出窗外的周硕,无数次死里逃生锻造出了的对危险的感应。

让他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,迅速的向旁边一侧身。乌黑的军刺带着凌厉的风声,紧贴着幕龙的脖子飞了过去。强大的力量让军刺一下钉在了房门上,周硕这时像陨落的流星一样坠了下去。

幕龙甚至能听到他落到的声音。幕龙深呼一口气,要不是大量的失血影响了周硕的力量,他真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击。

「咱们得抓紧时间离开这里!」

幕龙来到厨房敲了敲橱柜。孙玉珠有些狼狈的从里面爬了出来。

看着自己的家变成这个样子,被打烂的沙发倒塌的墙壁,和地上的尸体以及刚才密集的枪响。孙玉珠虽然非常害怕但并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。

「你…」

刺鼻的血腥味让孙玉珠有些窒息。

「你这里算是都解决了!改天我得谢谢给你砌这面墙的施工队,要不是他们偷工减料用不合格的空心砖。我真不见得能打穿这面墙!」

幕龙指了指被他破坏的墙面,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转移一下孙玉珠的注意力。

幕龙拉着孙玉珠走出房间,在出门时把上面的军刺从新收好。

「这时周硕跳楼前偷袭我抛出的!」

幕龙看到孙玉珠那有些质疑的目光,解释了一下。

「他为什么要跳楼?」

从始至终孙玉珠都躲在橱柜了,也就只能听到一些声音。

「他这样做是为了引起你们小区保安的注意!」

幕龙突然对周硕的行为,非常欣赏起来。

「小区的保安?」

孙玉珠有些纳闷她对小区保安的能力非常质疑。

「你或许不知道,在你们这个小区有一个超级保安!」

幕龙此时对在保卫室偷袭得手庆幸不已,这才是今晚胜败的关键。

「别说换个卫生巾了,就是拉泡屎也该完事了!」

孙大圣有种不祥的预感,不停的用夜视望远镜在四周搜索,可是周围没有任何异常。

五分钟过去了孙玉姝还没有出来,干良知道他们今晚的行动可能暴露了。

「干娘看来咱们得分头撤离了!我刚刚和排长失去联系了,看来咱们的通讯设施受到了干扰。」

孙大圣再次观察四周从新设计撤退路线。如果行动真的暴露,对方一定会预测他们的撤退路线。

「不必了!咱们可能走不了了!」

干良知道今晚必须得留下两条命才能算完,要么是他们的要么是对方的。

「其实我也有同感!」

孙大圣用力握了握手里的81式突击步枪。

一朵云彩飘过遮住了天上的弯月,孙大圣翻出土丘猫着腰向孙玉姝消失的平房冲过来。孙大圣的速度极快如射出的利箭,在他们之中孙大圣的个头虽然最矮小,可他战地突击的速度却是最快的。

孙大圣在前进的线路呈s型,只不过他把这种蛇形运动的幅度减轻了。孙大圣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引诱对方先开枪,使其暴露位置为干娘的远距离狙击创造机会。他对干娘的枪法有着绝对的信心。

在土丘和孙玉姝消失的平房之间有一棵杨树,孙大圣很快就来到树下。靠在树干上孙大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女干。对方一直没有动作不禁有些失望,看来对方也是高手。孙大圣深女干一口气继续向前挺进,前面有一条水沟过去就是公路了。

孙大圣向前一纵蹿了过去,双脚刚接触路面就听到身后枪响了。孙大圣的心一下沉了下去,这不是干良的88式狙击步枪,而是俄罗斯的su-99高精度狙击步枪。不用看孙大圣就能听出地方射击的位置在中间的杨树上。他和干良在这里埋伏了这么长时间,自己刚才还在树下经过,居然没有发现上面有人。

孙大圣转身就要向那棵杨树射击。在出枪的同时孙玉姝已经从平房冲了出来。

两个迈步跳上停在路边的车顶,单脚在上面猛蹬一借力,孙玉姝婀娜的身躯如一只斑斓的蝴蝶高高跃起轻盈而又优美。在半空中孙玉姝将一把匕首向孙大圣投去。

孙大圣还没来不及开枪,就听到后面有动静。反射性的迟疑了一下,就在这一瞬间匕首已经刺进了他的右前胸。由于锁骨的阻挡十余公分的刀刃,只扎进去五公分左右,还有一半露在外面。孙大圣的身体踉跄了一下,孙玉姝已经落了下来。

像一个从高chu掉下的乒乓球被地面反弹。孙玉姝二次跳起一个华丽凌空转体后摆腿,修长的玉腿像飞舞的钢鞭向孙大圣飞了过去。连续的动作将孙玉姝与生俱来的速度与爆发力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孙大圣猛的将身子后撤,虽然避开了这势若奔雷的一击,可手上的枪被打掉了。孙玉姝不会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,双腿像弹簧一样发起了排山倒海的进攻。

孙大圣确实人如其名像灵活的猴子,将孙玉姝的招式一一化解。几招过后孙大圣知道自己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,身体因疼痛变得迟钝。更重要的是刺人前胸的匕首虽然没有尽根而入,可足以扎进他的肺尖。随着剧烈的运动,受损的肺泡大量出血形成肺内淤血。更严重的不止这些,空气已经从刀口慢慢深入胸腔,气胸正在慢慢形成。

孙玉姝已经察觉了对手身体的变化,一记右高鞭腿向孙大圣的头部打来。孙大圣架起左臂隔开,就在腿与手臂接触的一瞬间。孙玉姝的左拳闪电般的打出,一下打在孙大圣前胸的匕首把上。在此之前的所有进攻孙玉姝都是用双脚完成的,孙大圣把防御的重点都放在了她的腿上。

当看到孙玉姝的拳头打来的时候,已经无能为力了。强大的力量让匕首全部刺入了孙大圣的体内。孙大圣再也站不住了,仰面向后倒去。孙玉姝一个快速的前垫步,一个凶狠的手刀劈了过去。孙大圣在还没有倒地之前,咽喉就被狠狠劈中了。孙大圣瞪大双眼死不瞑目,要不是被偷袭受伤他不会输给孙玉姝。

钢炮接到开始行动的通知,率领着十几个手子从车上下来。这些人都是钢炮精心挑选的,个个都身经百战。在农家院的门口钢炮停了下来,他挨个检查手下是否穿戴整齐。钢炮对手下的仪表非常重视,他坚信着装和气质也是战斗力。

为此钢炮还专门印制了一本小册子,里面对穿衣打扮行动举止都有严格的规定。就连如何使用日常的礼貌用语也做了详细的记录。所以每次钢炮带着手下去谈判打架的时候,都穿的像高级白领一样。

钢炮甚至让手下带着那些妓女混进高档的社交场所,去学习里面的社交礼仪。

钢炮时常教导手下就是砍人的时候,也要带着婴儿般的眼神和情人般的微笑。

钢炮向来注重人文关怀chuchu为别人着想。同样是被挨人砍,被一个彬彬有礼身穿阿玛尼的人砍,和被一个蓬头垢面就穿着大裤头的人砍,受害者的内心感受是截然不同的。

挨个看了一遍钢炮比较满意,他们都是清一色的范思哲西装。这批西装是前不久在专卖店仓库借来的,不过当时是下半夜没来得及跟老板打招呼。

「老七你怎么搞的!穿西服怎么能配运动鞋呢!你这样做对得起人家范思哲吗?」

细心的钢炮还是发现了问题,老七在黑色的西装下面居然穿了一双红色的运动鞋。先不说这样搭配对不对,单就色彩的选择来看,老七的审美就有问题。

而运动鞋的鞋带还没有系好。

「老大!我不喜欢穿皮鞋…」

老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因为穿着的问题他不知被钢炮骂了多少次。

「每次都这样,一点耳朵眼都没有!还有我两天前就让你刮胡子,你看你刮了没有!你看杨威老虎他们个个打扮的干净得体,一星期能换三个大学生!再看看你!本科学历以上的尻你禽了几个?到时候你站在最后面!」

钢炮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,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。忙蹲下身子为老七系上鞋带,为了尽可能的美观他还打了一个蝴蝶扣。

「都听好了!过会就去的时候要步调一致杨威在我身边,争取给人家留个好印象。说话的时候声音不要太大更不要粗俗!虽然咱们这次是取人家性命的,但是要最大限度的把对方的恐惧和痛苦降低到最小。」

钢炮交待好便率领手下昂首阔步走进农家院。

「怎么连一个迎宾的都没有!」

老虎环顾的一下空荡荡的大厅。

「杨怡彤她们不是把这里包了下来了吗?用不着迎宾人员!」

杨威替农家院方面解释了一下。

「这也不是没有迎宾的理由!这里迟早得关门!服务跟不上!」

钢炮对农家院的管理很不满意。

「那几个娘们在哪里?」

老七也往四周观望,他早就听说杨怡彤她们都是绝顶美女。

钢炮头瞪了他一眼,直接向一旁的用餐大厅走去。他已经隐隐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说笑声。

由于张慧芳直喊饿所以杨怡彤她们就先吃了起来,没有等幕龙和孙玉姝,刚放下酒杯就看到钢炮他们推门而入。

钢炮看到偌大的餐厅就剩下中间的一张大餐桌,看了其余的都被搬走了。看到围坐在餐桌的几个女人,钢炮突然有了一种百花齐放是感觉。在没受伤之前钢炮绝对称得上阅女无数,现在才发现以前经历的那些女人,和这几位相比有云泥之别。

「老大!你看看那边。」

杨威指了指侧后方。

钢炮这才发现在餐厅门口一侧的角落里,还有一桌人正在吃饭。而且全部都是黑人头戴旅行社的旅行帽,看样子是来中国旅游的。

「是迟文轩先生吧!有失远迎恕罪!」

杨怡彤缓缓起身来到钢炮面前,伸出了一只晶莹的玉手。

今天杨怡彤可以打扮了一番,乌黑修长的秀发盘在脑后,精致绝伦的秀面略施粉彩。乳白色的套装将杨怡彤完美到极致的身材,衬托的淋漓尽致。端庄中的优雅与高贵中的性感,足以倾倒众生。

「是杨女士吧!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果然风华绝代。能站在你面前是我的荣幸!」

钢炮忙和杨怡彤握了握手,他突然有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柔软而又纤细钢炮知道这是他握过的最完美的手,钢炮隐约记得有一首词提到过红酥手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。强忍着想去闻闻自己手上是不是留有杨怡彤余香的冲动,钢炮知道这样做会非常失礼。

「我可以坐下说话吗?」

杨怡彤回到餐桌拉开椅子。

「杨女士请你自便!」

那个迷人的幽香逐渐散去,钢炮意识到出问题了,自己和杨怡彤从没有接触过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。

「你不是把这里包了下来了吗?怎么会…」

钢炮没有直接问自己的名字的问题,而是指了指那几个黑人。

「他们是来旅游的,正好经过这里饿了。不管曾么说都是客人,我就为他们安排了一桌。他们非常安静没有打扰到我们。迟先生大老远的赶来,不会只是和我说几句客套话吧?」

杨怡彤坐下后拿起餐巾擦了擦手。

「当着国际友人的面,我还真不好开口…」

钢炮搓着手一副不好意思的摸样。

「既然迟先生开不了口那就别说了!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。你能等一会再动手吗?我有几句话给这些姐妹说。」

杨怡彤始终保持着迷人的微笑。

「好吧!」

钢炮答应了杨怡彤的要求。

「她们会不会有埋伏?」

杨威下意识的向四周看了看。

「应该不会!唐总的人已经侦查过了。」

钢炮对唐韧手下的能力还是非常放心的。

「那几个黑人怎么办?」

老虎瞟了瞟还在用餐的黑人。

「哎!一起chu理了吧!包括农家院里的所有工作人员,走的时候别忘了放把火!」

钢炮做了一个非常令他痛苦的决定,心里默念了几句刚刚会背的佛经谶语。

「老大!你看这几个娘们这么漂亮…是不是咱们先干点别的…」

老七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言自明。

「没出息的东西!唐总委托咱们杀掉她们,没让咱们干别的。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干咱们这一行信用最重要!」

钢炮又狠狠瞪了老七一眼。他其实心里也在打鼓,要不是失去了性能力,他不见得会拒绝这个建议。

「老虎!过会你首先干掉杨怡彤!」

钢炮认真交待老虎,杨怡彤的冷静让他感到非常不适。

「姐妹们害怕吗?」」杨怡彤看了看沈玲王欣她们。

「本来很害怕的,可看着杨姐你就不害怕了!」

沈玲虽然嘴里这么说,可还是难以内心的紧张。

「有些事情咱们必须去面对,尽管非常的残酷!告诉你一个小窍门或许管用!那就是把眼睛和耳朵通通闭起了。」

杨怡彤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儿。

自从和幕龙一起有了那段亡命天涯的经历,杨怡彤的勇气和魄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「王姐真抱歉还让你看这些!」

杨怡彤又满怀歉意的看了看另一侧的王妍。

在平时吃饭的时候,杨怡彤总是让王妍坐在自己身边。

「没啥大不了的,我也杀过人!再说这件事最初也因为我们家而起的!」

王妍夹起一个虾仁放在杨怡彤的餐盘里,自己也吃了一个。她发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味觉依然没有改变。

「迟先生让你久等了,现在就开始吧!」

杨怡彤将王妍给她夹是虾仁放在口中,有一种非常特殊的眼神看着钢炮。

「那就得罪了!不过请杨总放心,事后我会亲自做一场法式超度你们。弟兄们开工了!」

钢炮向前用力一挥手。

虽然看着这几位堪称奇葩的花朵在自己面前凋零,心里不免有些遗憾。可钢炮只想尽快了结此事,他看着杨怡彤的眼神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。

老七是钢炮手下的绝对悍将,虽然他站在队5的最后面。可他的反应最快,在看到钢炮手势的第一时间就迈开了脚步。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强烈的巨响,就连餐厅的玻璃也被震碎了。

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让钢炮他们停滞了一下,老七感到一股凉风在自己脖子间吹过。老七都有些奇怪自己的感觉怎么变得如此敏锐。紧接着老七又发现在场所有人的动作都变得异常缓慢,就像电影之中的慢镜头一样。

老七看到兄弟们正在向杨怡彤他们扑去,甚至能看到他们狰狞的表情。杨怡彤她们好像早有准备,在爆炸之前就捂住了耳朵。老七发现所有人的动作都变慢了,好像只有自己才能活动自如。

老七突然想做一个被时间忽略的旁观者,将这一切都看清楚。在爆炸发生时兄弟们好像被施了定身法,全部都静止在那里。破碎的玻璃缓缓向空中崩裂,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钻石一般的光泽。

一股破风声从后面传来,老七一头看到一根长长的物体从后面飞来,物体从眼前飞过老七才看清是一根长矛。长矛在飞行中还在不停的旋转,像是被射出的子弹。长矛的飞行是那么缓慢,就像一只鱼在空气中懒散的游弋,看上去是那么轻盈与自然。

老七心想自己只要一伸手就能将其抓住,可又不想这样做。老七顺着长矛飞行的方向看去,他想看看长矛要飞到什么地方去。

长矛从几位兄弟身边穿过,径直向一个人的后背飞去。老七清楚的看到长矛慢慢刺进那个人后背,那个人的身体晃了晃又从新止住。长矛应该非常的锋利,一直将整个长度的一半刺进才停下来。鲜血慢慢将伤口附近的衣服阴湿,老七这才放现那个人是老大钢炮。

老七回头向长矛飞来的方向看去,刚才还在吃饭的那几位黑人。正在向他们扑来,其中一名黑人还被定格在投掷的状态,看来那根长矛就是他飞出去的。

这些黑人跃起的动作是那么迅捷而又轻盈,老七能感到其中蕴藏的力量。领头的黑人落地后再次弹起,从自己头顶越过。老七抬头看了看突然想到,这个人的动作就像扑向羚羊的猎豹。

这个人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翻滚,头向下双臂伸直落在钢炮身边的杨威身上。顺势双手抱住了杨威的脑袋轻轻一,老七甚至能听到颈椎被断的声音。

那人断了杨威的脖子后,双手一推将杨威摔倒,他趁机借力又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。越过餐桌像一根鸿毛一样,轻盈的落在杨怡彤身边。

老七又看了看其他的黑人,他们在接近自己那些兄弟的同时,手里都多了一把闪烁着蓝色光芒的猎刀。老七看着一把把锋利的猎刀,在自己那些兄弟的身体上任意穿梭。一团团血雾在老七的视野里飘荡,犹如被狂风蹂躏的樱花。

这时一股血幕瞬间将老七的眼眸彻底冲刷,视野也跟着缓缓倾斜。老七突然恍然大悟,这股血幕是从自己的脖子喷出来的。老七摔倒在地上,看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名黑人。那黑人手里的猎刀缓缓垂下一缕血丝,这成了老七今生最后的定格。

「怎么会是这样?」

钢炮看了看从自己前胸钻出的长矛,又不可置信的看着杨怡彤,像是喃喃自语又像在寻求答案。

自己有那么多事业没有完成,那么多善举没有实施,钢炮做梦都想着再活五百年。

「你应该觉得非常荣幸!你的鲜血只会让科马递罗部落的武士萌生羞耻!本来他们手持长矛面对的是非洲草原的雄狮,而不是你这一个肮脏的人渣!」

杨怡彤的眼神从来没有散发过如此犀利的锋芒,冷峻的气势透出华丽的威严。

钢炮的身体颤抖了两下,最终跪倒在地上。

「夫人!让你受惊了!」

站在杨怡彤身边的黑人,向杨怡彤十分恭敬的行礼。

他就是布酷,当年幕龙当酋长时的侍卫长,也是幕龙精心调教的学生。只要幕龙一声召唤,他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去出生入死。和他同来的都是幕龙曾经的侍卫。

唐韧启民颜士全平心静气的盯着前方,做好了随时发起进攻的准备,越是波澜壮阔他们越能做到心如止水。

「排长!幕龙车子的信号突然消失了!」

启民急忙把这个突发状况告诉唐韧,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头升起。

启民话声未落爆炸声从远方传来,是农家院的方向。

「赶快联系周硕军犬他们!」

唐韧心里咯噔一下,看来今晚有着超乎想象的复杂。

「我们与他们的联系全部中断了!」

启民感到情况越来越不妙了。

「去农家院!」

唐韧站起身子向他们隐藏车子的地方走去,连地上的机枪都没有收拾。

「不等幕龙了?」

颜士全刚说完就感到自己的话非常白痴。

「看来幕龙没去取米糕,这些只是让我们分散实力的一个伎俩罢了!」

唐韧突然有了种一败涂地的感觉,这些天他绞尽脑汁算计幕龙他们,可到头来自己一直身chu于别人的陷阱里。唐韧已经隐隐感到周硕他们已经身遭不测,自己此去凶险万分,可他必须如此。

「排长!咱们这样开车过去容易受到他们的伏击,我看还是徒步潜伏进去。」

颜士全也感到此去凶多吉少。

「启民你说呢?」

唐韧没有直接回答颜士全,而是反问了一下启民。

「咱们彼此算计了这么久,也该见个面了!」

启民已经走到了车子旁边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唐韧他们在农家院门口下车,先看了一眼不远chu被烧焦的一辆车子。那是军犬和另一位战友的,他们今晚负责监视钢炮的行动。尽管经过了一些chu理,可从车子损害的程度来看,军犬他们不可能有逃出生天的机会。

颜士全下车后迅速举枪警戒,唐韧表情自然的向农家院里面走去。「把枪收起来吧!」

启民拍了拍颜士全,将枪与火箭弹随便的扔在门口。只是拿了一根长条形的东西,外面用青布包裹的很严实。

尽管餐厅已经打算的非常干净了,还喷了不少空气清新剂,可唐韧还是在第一时间就闻到淡淡的血腥味。

餐桌由原来的圆形的,换成了长方形的餐桌。从新摆满了丰盛的酒菜,但还没有动过。幕龙杨怡彤孙玉姝和孙玉珠坐在餐桌的北边,还有一名身材雄伟的白人,坐在幕龙旁边看样子有沙俄血统。一个中等身材的黑人站在幕龙身后。

「唐董事长快坐就等你了!忙活了一晚上,还没吃饭吧?」

幕龙像见到老朋友一样,热情的招呼唐韧他们入座,至少表情看上去很热情。

「幕老板应该更忙!」

免费成人直播、探花直播
最新小说: 风情谱之新市口(结局篇) 千金小姐篠晶的落难记 如何与手下的舰娘约会 一家春(阿勇传记或淫荡集团) 淫荡小妇人之邮轮神秘之旅 欲海花火影特别篇——井野的欲望 第二届秋韵夜语 第六夜:改变 天骄无双同人一海上的狂宴 熟女之殇续之烧烤派对 【贞芸劫(水浒揭秘)】第一部《邪仙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