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S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【贞芸劫(水浒揭秘)】第一部《邪仙歌》 > 第十四章 闯林府 慾火难断 直爆得菊花怒绽(下)

第十四章 闯林府 慾火难断 直爆得菊花怒绽(下)(1 / 2)

免费成人直播、探花直播

何言「隔屋犹唱後庭花」?诸位看官莫急,话分两头说。

再说京城第一美妇林冲娘子张若贞。当晚锦儿告假去会张甑,若贞含泪许了。

她失身高衙内,又害了锦儿,一时悯愧神伤,丢了魂去。

待锦儿走後,她独坐床前,只觉孤独无依。此时窗外月朗星稀,夜虫唏吟,更增凄凉之意。诺大的房间原本是与林冲恩爰之所,如今身已不洁,更遭邻舍嫌疑,不由深感愧对夫恩,这日子可如何熬。

若贞心下凄苦难熬,静心不得,如开了醋酱铺,咸的,甜的,酸的,苦的,一发都滚出来。她泪水又出,软软躺在床上想早点安歇。谁知一躺在床,前夜被高衙内恣意石更弄之景,竟抹之不去,独自哀叹:「想爹爹当年,本是作画之人,无半分枪棒本事,只因娘亲卖身太师,这才做得教头。爹爹时常念叨,来日嫁女,定要嫁个好本领的,方才护得家眷周全,故将我嫁与冲郎。不想我家官人虽使得一手好枪棒,却也护我不得。哪日在妹妹家,竟遭衙内突施强暴,失身失德,却又不敢说与官人知……我的命……竟这般苦……」一想到高衙内那驴般巨物,犹如魔咒上身,羞chu竟不自禁地发热起来,又想:「衙内那活儿,却也太过粗大强横,那日在妹妹家,他强索我身子,变换多少姿势,他竟又为了我,强自忍住,不到那爽chu……以致害病……後在他府中,竟又被他淫戏一夜。他虽是强行索取,但两次均弄得人家……弄得人家……如成仙般快活……」。

她面红耳赤,一颗心跳躁不安,只觉身体有些不适,似病非病,似痛非痛,似痒非痒,却总觉不甚舒服。那晚与高衙内尽试二十四式之景如淫画般缓缓浮现眼帘,这不适便更加重了。

若贞刚二十满三,正值含春妙龄,慾念理应非常强烈,此乃人之常情。加之林冲肉棒也不甚大,平日痴於枪棒军务,不近女色,即使偶有兴致,也是月余方行一回周公之礼,且按图索骥,也不待春草霪雨、上来直接玉龙捣渊,点到即止,往日交合便如例行公事,毫无享受可言。俩人相守三载,若贞竟未怀得儿女,实与此有关。

早在岳庙求子受辱之前,她便与林冲月余未行过房事。岳庙事发後,也不知林冲是否心有嬚缝,竟又连月未与她欢好。一妙龄少妇,三月未得房事,近日终於两度失身强悍淫徒高衙内,他那床技手段,怎麽不令若贞有所触动。那日在陆谦家中,那淫徒虽对她施以强暴,但那活儿端是神物,那交合之术,又极尽手段,虽最终未得泄阳,却让若贞平生第一次畅快淋漓,高潮迭起,舒爽之至。方知男女之事竟是如此勾人心魄。前日在太尉府中,虽仍是受迫与他欢好一chu,但那霸道的手段,持久的抽送,多变的交合姿态,更是让她抹之不去,闭眼即现。一想到那一整夜的销魂熬战,从傍晚直至深更,长达三四个时辰,变换二十余姿态,後又与锦儿共效于飞,俩女竭尽所能,才让他将固守多日的阳精爆泄体内。那晚失身,虽是受迫,却当真是平生未有之美。

若贞虽深愧林冲,但身体自来敏感,不由忆景生欲,一股躁动之火从心里猛然升腾,盘旋而上,化作一条青蛇行走全身血脉,一层香汗透体而出,下身酥麻的感觉已是压制不住、汹涌而来。

她越想越怕,只觉燥热难当,勉强从床上坐将起来,口中羞羞念道:「怎麽一想到那恶人,便这般不适?左右锦儿不在,不如清洗一回,先自行压一压。」想罢脱去云裳肚兜,放在床上,赤着身子,转入後堂浴室。见锦儿早烫好一大锅浴水,便尽舀入浴桶。这浴桶甚大,足够两人共浴,便又舀些冷水,搅和舒适了,在热火中撒些花瓣,放上搓身浴棒,喘一口娇气,缓缓迈入桶中。

浴房内烟雾缭绕,花瓣漂於水面,若贞香体浸入浴水,热气盈身,孤独感顿时尽散,但体内那份不适,却难以遣散。此时四下里既无旁人,若贞便无所顾忌,自顾自地回忆,脑海尽是两度失身之景,彷佛又回到陆家卧房与太尉府中。高衙内那强横巨物,那无比的持久力,那一招招媾合之姿,一记记有力抽送,一句句淫声浪语,一次次激情热吻,竟如重播一般,搅得她头昏目眩,全身燥热,不由双手轻抚硕乳,想要舒缓体内积欲。

她自顾自地轻扭硕乳,更觉脑中淫思难断。想到前夜为高衙内赌赛「首位交合」,当时她双手并用,也只能手持那巨物半截,口含那硕大前端,羞chu却被男人舔食,虽竭尽全力,仍是比衙内不过,最终还是输了,只得自坐莲台,自行失身。她不由双手加重搓乳,口中喃喃念道:「我……我这是怎麽了,衙内那活儿这般大,光一个大龟头儿,便要撑爆小嘴,加之他玩女无数,连妹妹也医他不得,我又怎能赢得了他?唉,他先石更家妹,又两度强索我身子,却这般想他,实是……实是愧对官人……好不应该……」她想到林冲,更觉紧张羞愧,全身颤抖,双手便去捏那乳头,顿时麻痒难当,雪乳膨胀欲爆,乳头俱柔。「嗯!嗯!」她重重地哼出声来。她闷哼多时,仍散不去体内燥热,口中不觉骂道:「我……我怎能这般淫贱,不顾官人。」当下便右手抚乳,左手舀一瓢水,往臻首上淋去,想要冲醒自己。她一瓢瓢淋在头上,却觉如水浇油,更助火势,体内所积压羞辱和慾火只是更重更强。

若贞着实难以消火,索性将瓢儿丢在地上,拿起水中差身浴棒,羞红自语道:「左右无人,官人又不归家,便,便用这浴棒,压一回火……」言罢站起身来,左手自搓雪乳,右手持着浴棒,插入双腿根间,紧贴肉穴,顿觉周身酥麻,如贴肉棒,肉臀不由自主颤抖起来。她又缓缓坐於桶底,双腿交叉,将浴棒紧紧夹实。

那浴棒长近尺半,粗如人臂,与高衙内那巨物一般粗长,顿时令她又去想两度失身之景,心中虽然羞愧,口中却喃喃嗔道:「只是以衙内略作幻想,也无大碍,旁人又不知晓,怕甚?只消了火便罢……」想罢,右手来回抽送浴棒,令棒身摩擦风穴,顿时全身舒适,口中春吟有声,左手更是加重搓乳。

她此时已心无旁骛,只顾自给自慰,春吟阵阵,一身雪白胴体,也逐渐泛红。

却不知浴房门帘,早被人偷偷掀起,正瞪大一双色眼,凝神窥视听吟。

那人是谁,说不得,正是高衙内!

有首好事诗单表这段孽缘:淫徒施技摄女心,余温撩发贞妇魂。慾火难断食知味,色胆包天尽窥春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高衙内如何入得林府?原来自林娘子脱身太尉府,那花太岁既尝妙物,怎能就此甘心,虽整日与若芸并五女使淫乱,但他心有旁系,便泄不得身,到不了那爽chu。

今日吃过夜饭,这登徒子又与众女共浴,令若芸坐於跨间,背靠着他,自行用尻穴套那巨物,五女使一丝不挂,在水中为他按摩周身肌肉。

高衙内双手从背後把持若芸那对丰乳,大棒被若芸套得甚是舒服,却心不在焉,口中只把林娘子念叨。

若芸早到巅峰,已是无力再战,那五女使也是被淫戏一日,无人再敢接战。

若芸知再这般下去,必被禽到昏死,又听他口中不住提及姐姐,不觉心中有气,她双手扶住男人抚乳的双手,屁股轻抬轻放,嗔道:「衙内两日来,禽得我们全都要死了,却不得泄身,口中只顾念着姐姐。衙内常自夸色胆包天,禽女无数,已令姐姐食髓知味。林冲又不归家,只姐姐并锦儿守房,为何无胆去林府厮会姐姐,却把我们作姐姐替身?」高衙内听到这话,顿时火冒三丈,从水中站将起来,抽出巨物,淫笑道:「你莫激我,正想此事呢,朝儿秦儿,速与我更衣,这就去会林娘子!」若芸脱得身子,喘口娇气,嗔道:「衙内莫要生气,实为您好。若我姐当真食髓知味,今夜衙内当马到功成!」秦儿一边为他擦身穿衣,一边忧道:「老爷吩咐过,莫再滋扰於她。少爷不怕老爷责怪?」高衙内早耐不住性子,只道:「你们休要再劝,当为我严守此秘,不得让老爷知晓,若走漏半点风声,当心脑袋!」若芸并五女使胴体哆嗦,齐唱喏道:「我等自当紧守口风。」当下高衙内穿戴整齐,见天色已暗,便独自一人,趁着夜色,向林府迈去。

他虽大胆,心中却想:「锦儿尚在家中,要拿她俩女,实是不易。若锦儿寻人求救,端的麻烦。但我这活儿瞥得着实难受,好歹也要偷着进去,再石更林娘子一回!」正想时,天已入夜,不觉行至通向林府的小道。此时周遭店面均已闭门,路上行人甚少,他放下心来,远远瞧见林府门开,锦儿一人出得府去,向大路奔去,片刻不见踪影,心中不由大喜:「真是天助我也!这般晚了,锦儿却偷偷出门,取大路走远,必然晚归!」又想:「若是敲门,那美娇娘必然不开,左右四下无人,便从後院翻墙入府!」想罢,转至後院墙边,翻入林府後堂。

高衙内转至前堂,轻轻穿过器械房,便至林冲卧房门口,见里面灯火通明,心中更是惊喜不已:「她定在家,这番不算白来!」想罢轻轻掀起门帘,把眼窥向房内。也是巧了,林娘子正燥热难安,从床上坐将起来,只听她口中羞羞念道:「怎麽一想到那恶人,便这般不适?左右锦儿不在,不如清洗一回,先自行压一压。」言罢便急着去脱云裳肚兜。但见她粉脸红红,急急解衣,恰似脱与他看一般,心中狂喜道:「这美娘子自言身体不适,显是思春!难道知道我要来,便自行脱衣洗浴?端的是好!」想时,林娘子已脱得不着片缕,但见人如赤身嫦娥,硕乳起伏颠颤,羞chu黑泽湿滑,雪肤粉嫩光滑,香汗如油抹体,端的诱人无比!

高衙内连日禽女,不得泄身,此时又见佳人胴体,那神物更是粗如巨杵,几欲撑破亵裤。正要掀帘而入,却见若贞转入後堂浴房,便轻轻迈入卧房,拿起床上肛兜亵裤,放在鼻上猛嗅,只觉一股女体幽香入鼻,大喜道:「这便是林娘子与林冲共枕之床了,令夜天公助美,林娘子已无衣护体,定能在林冲床上,再度尽兴禽她一回!此番定要得享她後庭屁眼,方称吾意!」想罢,竟在林冲床边,将一身衣物脱去,再将林娘子的贴身肛兜亵裤,缠於下体雄壮巨物上,以增淫兴。

他手持巨物,轻掀浴房门帘,便见张若贞一丝不挂地在浴房内兑水,又向浴桶中撒下花瓣。那对硕大雪乳在运动中,颠遥颤动,诱人之极!便要闯入,却又想:「这般强入,端的唐突佳人。不如先观美人洗浴!」只见她坐入那大桶中,自顾自地轻扭硕乳,姿态甚是幽雅动人。又听她念道:「我……我这是怎麽了,衙内那活儿这般大,光一个大龟头儿,便要撑爆小嘴,加之他玩女无数,连妹妹也医他不得,我又怎能赢得了他?唉,他先石更家妹,又两度强索我身子,却这般想他,实是……实是愧对官人……好不应该……」高衙内慾火刹时升腾,心想:「果如其妹所言,她已食髓知味,虽两度失身於我,却只把我来叨念!」又听她春吟阵阵,口中言道:「我……我怎能这般淫贱,不顾官人。」高衙内手搓巨物,心道:「待会儿叫你更加淫贱,忘了你家官人!」见她舀水浇头,心中笑道:「你慾火上身,如何浇得灭去!」果听若贞羞红自语道:「左右无人,官人又不归家,便,便用这浴棒,压一回火……」高衙内心中狂喜:「她要自抚,这待美景,不可错过!」只见她左手自搓雪乳,双腿交叉,将浴棒紧紧夹实,坐於桶中,口中嗔道:「只是以衙内略作幻想,也无大碍,官人又不知晓,怕甚?只消了火便罢……」高衙内更是狂喜:「她竟以浴棒自慰,以我助兴,当真超出想像,今夜当轻松石更得她!」只见她坐在浴水之中,左手加重搓乳,右手来回抽送浴棒,令棒身摩擦风穴,口中春吟有声,双眼微闭,已浑身忘我。高衙内一边用她那肚兜亵裤搓那巨物,一边俏俏掀起门帘,摄手摄脚,走至美人妇身侧,双手撑住桶缘,低头向水中瞧去。便见水中花瓣随波浪起伏不定,一根粗大浴棒,正插在若贞双腿根间上下来回磨穴。

若贞却不知恶人早至,紧闭着凤眼,右手加速抽送浴棒,眼前全是被高衙内那巨物恣意抽送之景,下体春水刷刷涌出,左手搓得雪乳泛红,乳尖柔起如石。

高衙内此时与她已近在咫尺,详见这绝色尤物用浴棒自慰,又闻到女体幽香,纵是他阅女无数,也是心荡不已,正欲施强石更,却听她口中嗔道:「衙内……你那活儿……恁过粗大了,比我家官人,也强得也得恁多……你这般持久,弄得奴家舒服死了……原来交欢……竟是如此快意……却叫奴家……如何对得住官人……」高衙内狂喜难当,不由疯狂撸棒,又听她浪道:「嗯嗯……便是这浴棒……也抵不住衙内那活儿……嗯嗯……叫奴家……如何是好……嗯嗯嗯……」高衙内正要合身扑入浴桶,却见她将手中浴棒抽出双腿,突然站起身来,如出水芙蓉一般,湿躯向前趴下,左手撑在前方桶缘之上,怒挺双峰倒挂胸前,纤腰弯下,将雪白肥臀向後高高耸起,直耸於高衙内眼前。纤长右手从双腿间全後伸出,竟伸至那嫩红凤穴,口中念道:「浴棒也不管事,便用手指消火!」只听她那浓重喘息声起伏不定,右手轻抠凤穴,屁股微耸,一股股春水顺着手指溢出,在屋内烛光照耀下,发出淫秽之极的光芒。

此时若贞紧闭双眼,小嘴如鲤鱼般张开,娇喘连连,脸上已呈肉紧之态,与以前矜持姿态完全叛若两人!她正chu於煎熬之中,眼中全是与高衙内交欢之景,全没留意春光大现,自抚浪态已尽收男人眼底!

她右手纤指急急抚弄阴蒂,中指深入凤穴抽动扣弄,春水泛滥成灾,不断外溢,发出晶莹光泽。看她这般情慾难忍,骚态尽露,高衙内双眼赤红,急吞数口馋液。若非这场景实难一见,他早迈入浴桶,将她石更淫。此时若贞雪白贝牙紧咬下唇,娇翘的瑶鼻急促的呼女干,俏丽的脸庞因情慾而桃红满面,肥白屁股不停後耸,口中呵呵有声,轻声浪吟。

她不知恶人近在咫尺,春吟如潮:「啊……呃……好爽……用……力……衙内……奴家要……呃……」竖耳听见这番浪吟,高衙内不禁肉棒大动,就要发威。却听那春吟声不断放大:「呃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呃……好棒……呃……快……奴家好痒……奴家……要丢了!啊……」只见若贞双手把住桶缘,雪臀高耸,全身阵阵痉挛,凤穴如花般绽放,就要潮吹。高衙内再难忍受,知道是时候了,便解下缠棒的肚兜亵裤,猛得跳入桶中,双手把实纤腰,也不让她稍作反抗,便将怒挺巨物,冲着怒放的花穴,一股作气,直禽个尽根而入,只听「扑哧」一声,巨物前端正中靶心!

若贞正值高潮,突觉身後来人,纤腰被人强行握住,不由大惊,正要臀反抗,却被一根驴般巨物插入深宫,顿觉空虚尽散,那等充实舒爽,又怎是手指可比。她尚来不及臀反抗,巅峰却至,肥臀不觉向後急耸,将整根巨物吞入,只觉子宫尽透,全身如遭电击,方知又遭男人强暴,她不知来人是谁,但那活儿,竟与高衙内那阳具一般粗大,不由眼前一黑,几要羞死过去,顿时尖叫道:「是谁?不要!不要啊!」尖叫声中,阴精却再收不住,从深宫喷出,直潵在男人大龟头上,烫得高衙内爽入云霄!

正是:淫徒施暴淫人妇,入穴即享高潮身!

那花花太岁只一禽,便禽得美人妇丢身,不由得意忘形,双手向前一捞,握实那对吊垂大奶,淫笑道:「娘子既喜我这活儿,又何必自慰,本爷自当如娘子之意,随叫随到!」若贞正爽得昏昏沉沉,忽听是高衙内声音,不是他人,心中稍安。她只觉凤穴补那巨物插得饱胀欲裂,急喘几个娇气,调匀呼女干,过臻首,见果是高衙内,不由急摆香臀,哭道:「衙内……您怎闯进奴家屋中……快快放了奴家!呜呜!」高衙内把那巨物死死抵住深宫,也不抽送,只淫笑道:「娘子洗浴之态,我已尽瞧入眼。娘子自抚香躯,口口声声思念我那活儿,本爷怎能独守家中,不顾娘子?」若贞突遭强暴,又被他窥听得隐私,当真羞不可言,凤穴阵阵夹紧,更是狂晃肥臀,想要摆脱,哭道:「不是的,衙内误会奴家,快快拔出那活儿。这是我官人家中,可羞杀奴家了!」高衙内站在浴水中,淫笑道:「娘子口中所念,我已听得清楚,却来说嘴。

今夜正要在你官人家中与你寻欢,让娘子尽知交欢之乐!」言罢哪由她反抗,双手搓实那对大滑乳,入手只觉乳头坚柔之极,巨棒便在桃源内如捣蒜般抽送起来!此时桶中浴水刚刚及臀,他猛力收腰耸臀,直弄得浴水翻涌,浮上雪臀,一片片花瓣停在雪臀之上。

若贞凤宫内淫精密集,被他这一番大抽大送,只听「唧咕」水声大作,那对大阳卵不时「啪啪」拍击阴户,一时羞chu空虚尽得满足,端的爽飞天外,内心却羞得无地自容,心道:「今夜丢尽了脸,竟被他这般强暴,又这般舒服,如之奈何!」她又遭强暴,更被抽送得全身大晃,难以反抗,只得双手扶稳桶缘,仰起臻首,湿淋淋的一头黑亮秀发披散至雪白腰际,肥臀自行向後微耸,暗自迎合於他,只求快快了结。

高衙内见她轻易投降,更是得意洋洋,又察她已是慾火焚身,也不收力,更加重抽送,直禽得「啪啪」之声响彻浴房。

「啊哟」,若贞只觉股沟欲裂,羞chu竟似要被那巨物捣成两半,大龟头刮擦穴肉,次次带得阴肉翻出羞穴之外,双乳又被他扭成一团,身子被撞得次次前倾,强烈的撞击直冲她心房,心知男人已近癫狂,如何反抗得了!高度敏感的神经使她全身顿生极强反应,几要倒在桶中,忙咬紧一束湿发,趴实桶缘,隐住不倒,随後向後力挺肥臀,以示不屈!

高衙内见她肥臀耸得老高,心中大乐,腰劲使出,便听「滋!」的一声,湿漉漉的巨型肉展尽根贯入凤宫,直插得淫水四溅!

「啊啊啊!」一次次透体般力道的插入让她咬不住湿发,娇呼出来:「衙内不要!不要!啊哟,好重呀,求您,缓些!一点都不怜惜奴家……奴家会被您……弄死的……」。

高衙内却正在兴头,如何缓得下来,却抽得更劲!只听肉击声大作,但见花穴外翻,淫水与浴水相混,令若贞爽翻天外。若贞虽受强暴,却也不由春吟大作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哦……啊啊啊,轻点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!好舒服……」「啪!啪!」高衙内不等她言毕,左手揽住那对丰满绝伦的怒耸奶子,腹部恣意撞击她肥白耸弹的屁股,右手已拿起水瓢,舀起浴水,将一瓢瓢热水向她雪背倾倒,口中淫笑道:「本爷这巨物远强胜你家官人,娘子果然食髓知味,既知好chu,便尽兴与我厮玩!」言罢大肉展更是次次尽根抽出,再尽根插入,让她体会前所未有的纵深感觉。

「啊……嗯……」若贞下体被抽送得极美,雪背又受到热火冲击,更听他淫言,不由凤目迷离,秀发散乱,雪白香体随着抽送不住颤动,肥臀更是有节奏地向後急耸,以示不屈,口中春吟不绝於耳:「啊啊……衙内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嘛……您……您竟在官人家中……这般用强……叫奴家如何……对得起官人!坏人……淫虫……不要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哦!」高衙内不断耸动巨物,小腹撞击翘臀,口中得意道:「娘子果是尤物,这东京城内,本爷所玩女郎,数之不清,也只有娘子,才能让本爷尽根而入。我自要在林冲家中,与娘子大爽一回!和娘子交欢,端的舒服之极!」若贞虽频频後耸肥臀,以示不屈,但实已沉醉肉慾,内心着实羞怕。听他提及林冲,更是羞气,不由骗他道:「衙内……不要再弄……奴家官人……今夜只是当差,只怕片刻即回,要了衙内性命……奴家实为衙内好,求您快快饶了奴家……」高衙内一边大抽大送,一边笑道:「你休来说嘴,我早请父亲调林冲对拔陈桥,他如何回得来!便是回来,也不过是我父手下一奴才,能奈我何!本爷哪会怕他!」若贞听他言罢,方知这高官子早有预谋,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,不由再无他念。她将臻首趴於桶缘,雪臀向後耸得更高,眼中含泪道:「衙内果然为得奴家……费尽心机……罢了!罢了!衙内既不肯饶了奴家,奴家任您所为便是,只求衙内怜惜……」言罢自报自弃般,肥白屁股不住用力前後耸动迎合。

肉尻承受着酣畅淋漓的抽插,让她不再以林冲为念,忘记是有夫之身,与巨棒交合的快感竟无止歇,她将臻道趴在桶缘上,肥臀耸得更急更烈,令肥臀自行与男人小腹发出更重的「啪!啪!」撞击声。

她终於「噢!噢!」地浪叫起来,雪白肥臀随着大肉展的进出前後耸动,每次承接冲击後便主动将肥美多汁的凤穴向後用力回顶,不给大肉棍往後抽出的机会。两具胶合的肉体就这样前前後後,亲密无间地摇曳着,伴随着若贞娇媚无限的呻吟声此起彼伏,时间竟似在这一刻也已经停止了。

她虽然早与高衙内试过後入交欢姿态,但此番是在自己家中浴桶内翘着屁股被男人禽干,当真超她想像,刺激无比。高衙内奋力挥动巨物操弄凤穴,双手也开始毫不客气地抓着布满肥硕屁股,和面般又捏又扭,如同要将那肥臀揪下来般。

她身子挤在狭窄空间里,与这登徒子在水中欢合,雪臀不断受到猛烈冲撞。

也只数百抽,她便禁不住这份刺激,大丢数回,深宫内阴精如岩浆般烫淋男人巨龟,令二人性器结合更为紧密。俩人交合chu虽无一丝缝隙,但她那淫液象开闸洪水般汹涌,竟从无缝空间内挤出,沿大腿根「咕咕」向下流淌。她卖力的伸长双手抓着桶缘,用力低弯下细腰,好让屁股向後翘到极致,那两瓣香臀随着那巨物一次次深入而一次次向两旁张开,布满褶皱的小屁眼儿露出庐山之面,更被淫液流经映衬得娇艳夺目。

高衙内凝视这红嫩的後庭花,见小巧得只容得下一根小指,猛然想起此行目的,不由又疯狂重抽数十下,心底暗叫道:「今番定要采得这朵艳丽菊花,令她再无颜面去见林冲!」想罢,又拿起水瓢,一面猛抽急送,一面为她冲洗屁眼,以供开采!大棒察觉她那羞chu不住夹紧,花心女干吮巨龟,知她又临高潮,突然停止抽送,巨龟深顶花心,口中却道:「我与娘子,不防再比一回,娘子只顾後耸肥臀,若是能让本爷到那爽chu,便饶了娘子这回如何?」若贞已连丢多回,此番又被他巨物猛抽,屁眼更被那热水淋得酸痒烫麻,实是难忍巅峰。她与高衙内曾赌赛多次,深知必赛他不过,她正要丢身,却被高衙内吊住火,不再抽送,不由又羞又急,嗔道:「衙内……如何停了?快……快些抽送奴家……奴家要丢了……求您……奴家哪里比得过衙内……这就认输,这就认输!」言罢也不等他回应,屁股自行前後收送,全力套那巨物,果不出十余抽,便娇吟道:「衙内好生厉害,奴家丢了,丢了啊!」高衙内只觉她那深宫花心如生利爪般抓住巨龟,知她就要潮吹,见她屁眼绽开扩大,知道时候已到,不由哈哈大笑道:「娘子莫急,今夜还别有耍chu!」言罢「啵」得一声,猛然抽出巨物!

「啊!」若贞深宫花心爪不住那巨龟,令它出得凤穴,屁股向後急挺,臀肉不由一松,阴精顿时从子宫中喷出,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,烫烫地直淋到高衙内的肚眼上,阴精顺着男人小腹淋下,顿时潵在巨根阴毛之上!

高衙内欣赏到这般完美的阴水弧线,等她将将喷完,那弧线缓缓收回穴门之际,突然用力瓣开肥臀,让她那红嫩屁眼爆绽,大肉展向前力挺,赤红巨龟顿时冲开屁眼,被後庭腔肉死死夹住!

早在太尉府中,这淫徒的巨龟便曾冲进过若贞後庭,只因锦儿突至,才未继续禽进,若贞勉强保得後庭不失!此番若贞刚到极致高潮,尚不得喘息,突觉屁眼奇痛无比,屁股如要炸开般难受,方知後院失守,衙内又要强爆她屁眼。她不由花容失色,肥臀狂摆不休,叫道:「衙内……使不得……千万使不得!那是留给奴家官人的!」高衙内淫叫道:「本爷今晚便做你家官人,替你官人享用你这诱人之极的屁眼,有何不可?」见她雪臀晃得着实凶,不由双手用力按住,巨棒前端虽被那紧窄之极的肛腔夹得生痛,仍使出力气,缓缓向内挺去!

若贞只觉屁股快要炸掉,身体似要被人分成两半,再难忍受,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,猛一收腹,只听「啵」得一声,屁眼摆脱巨龟,她不等高衙内反应,修长白腿向後一蹬,将男人蹬开,胴体翻出浴桶,便向卧房跑去。

高衙内哪容她逃出,也跨出桶去,抢先一步,双手一张,挡在门前。

若贞冲得甚急,一时收不住脚,顿时撞进他怀中,高衙内双手一搂,淫笑道:「娘子哪里去,待我为娘子屁眼开包後,娘子便知别有乐趣!」若贞大急,粉脸羞红耳根,双手捶打这淫徒胸膛,哭道:「衙内,您已尽得奴家身子,便铙了奴家那chu吧!求您!求您!」高衙内双手抚弄肥臀,笑道:「本爷今晚冒着夜色前来,担了老大风险,便是为得娘子屁眼,定要称意而归!」若贞知求饶无用,不由用力推开他,双手捂实丰奶,娇躯步步後移,哭道:

「衙内若肯饶了奴家屁眼,奴家感恩不尽,只求衙内这回!」高衙内手指下体巨展,淫淫道:「我便饶得你,它却饶你不得,你且瞧瞧,它全因娘子屁眼而这般粗大。」若贞见那巨展真冲她面门挺起,巨根上赤黑充血,仍留有她体内淫水,闪着淫光,果是异常粗大坚柔,心中怕极,一边後退,一边哭道:「奴家那chu这般紧小,如何……如何能承受衙内这般大物……求衙内……求衙内」高衙内步步进逼,恶狠狠打断她道:「适才已入龟头,如何承受不得!」若贞见他面目凶恶,又见那巨物实是骇人之极,不由吓得双腿一软,瘫倒在地。

高衙内快步抢上,正要提起她双腿,若贞连忙翻过身来,如狗般跪在地上,向浴桶急速爬去,口中连叫「不要!」。

高衙内紧跟臀後,任她绕着浴桶连爬七八圈,恣意欣赏她的慌乱爬姿,终见她爬得累了,趴跪在地缓缓向前,那雪白屁股颤颤颠颠,随着缓爬向後高翘,着实好看之极,突然抓住她腰胯,将她轻轻托将回来。

「不要!不要!求您!使不得!」若贞身体被他托回,不由哭叫起来,却听「啪啪」两声,屁股吃痛,纤腰感觉一股大力袭来,上半身被男人用左手死死按在地上动弹不得。她知此刻高衙内已跪於她臀後,自己那雪臀定是高高後翘,屁眼已尽献於这淫淫徒眼前,果听身後高衙内淫叫道:「今夜定要了娘子屁眼,休想再逃!」言罢这淫徒又用右手猛拍肥臀,直打得她雪臀泛起红印。

若贞羞辱难当,全力反抗,却被他左手将腰肢压得动不得半分。她知反抗也是惘然,今夜定难保後庭,急中想起一事,哭道:「衙内莫拍奴家屁股了……前日您答应锦儿,以她身子来换我那chu贞洁,为何失约?」高衙内笑道:「娘子倒好记性,你再仔细想想,锦儿献身,实属自愿,本爷何曾应她?」若贞心中叫苦:「哪日他却不曾应得锦儿!」突觉臀峰被他用双手猛力掰开,那巨物已顶实後庭,剧痛之际,又哭道:「衙内竟这般惫赖!莫再用强,再用时,奴家便喊人了!」高衙内笑道:「娘子只顾喊便是,正要邻里瞧见娘子浪行!」言罢用全力瓣开肥臀,将那尼眼皱折掰至最大,巨龟用力急挺,只见菊花怒绽而开,巨龟艰难冲入半寸,端得紧实无比!

「不要……插那里……您那活儿……端的太大了……」若贞羞耻难忍,屁股又被巨龟撑开,林冲看都不曾看过她那菊洞,不想今晚便要失身於这淫徒!那火辣辣膨胀感竟让她生出莫大羞辱,但胀裂的快意暗暗涌升。更要命的是,那巨龟大如人拳,巨棒虽未完全捣入,却使羞户紧缩,肉尻夹紧,激得她娇躯一颤。

「哦……好屁眼!好屁眼!当真好紧……本爷享用过的後庭不下百余,只娘子这屁眼最紧!」高衙内长舒口气,只觉巨龟所入之chu火烫紧缩,夹得他气血上涌,他今晚憋得太久,竟有一种要射意涌出。

若贞听他夸赞,更是羞愧,凤眼一闭,再无抗拒之心。她屁股被高衙内压得翘起老高,不由张口咬住一束湿发,只等屁眼受辱。

高衙内将心一横,屁股一挺,全力急插,巨龟寸寸深入那圈肛腔紧时,火辣辣的感觉疼得若贞「咻、咻」直女干凉气,咬得秀发欲断。紧张敏感的肛门根本无法适应爆胀压力,雪臀如要爆开两半,彷佛有肌肉已被撕裂。

「衙内……轻点……轻点……」若贞难受之极,不由将双乳压於地上,夹紧肥臀,双手向後伸出,死命抓住男人掰臀之手,等待男人的进一步深入。

高衙内淫笑道:「娘子太过紧张,且放松臀肉,方得肛交之乐」。

若贞知道已然无幸,若紧夹屁眼,只会更痛,只好依他所言,松弛臀肉,那疼痛果然减弱。

高衙内掰着雪臀,又开始用力,半根巨展如打桩般,已撑入後庭,消失在菊洞之中,若贞只感肛门被大大分开,几要撕裂。

「噢--好痛!噢!噢!」她後伸的双手死死抓着男人手腕,再咬不住湿发,难过地呻吟。虽按这淫徒所示,放松臀肉,还是疼得眼前金星乱飞,菊洞如被火烫,让她只想往前逃。

「不要呀……怎会这般胀痛……屁眼,快要爆开了……」若贞纤手向後用全力抓着男人双手腕,续叫着:「不要!奴家不要了!」她痛的想逃,但被高衙内紧紧抓着臀峰,不但逃不开,还被那巨物用力抽出,然後立即再次挤进屁眼!她痛的快昏过去,但巨展连着十次半根没入她体内时,她终於松一口气,屁眼紧紧含住半根巨物,似乎已经适应了它的硕大雄壮。

高衙内终於爆得若贞後庭,顿觉功德圆满,见那菊门被爆开到极致,不由乐道:「娘子,本爷先你家官人一步,尽娘子屁眼,这屁眼开包之乐,当与娘子共享!这滋味如何?」「嗯……衙内……您……您已禽得奴家屁眼,叫奴家如何去见官人?等、等一会儿……天呀……先停在这儿,太大了,好痛,让奴家适应一回。」言罢後伸的双手将男人手腕握得更紧。

「娘子且放宽心,这屁眼之乐,和chu女开包一样,只痛片刻,稍适定让你欲死欲仙。」高衙内的口气,好像若贞还是一个chu女,chu女膜刚被刺破时一般。

若贞那日在陆府初糟高衙内强暴,也有过类似的经历,心想他这话也许不错,情不自禁地把屁股向後高高翘起,哭嗔道:「高衙内既已如愿……还请缓些!

让奴家好受!」高衙内哈哈淫笑,把大肉展停在菊洞内享受着肛腔阵阵收缩。

此番他既已爆得若贞菊花,便很耐心。他记得有好几次插女娘屁眼,皆因那活儿太粗长而让其肛门裂开。而若贞那肛肠窄小得不可思议,又是那般滚烫,紧紧勒住他的大肉棒,居然比任何女子还要温暖有力,果是尤物!

高衙内耐心地保持着只插入半根巨物的状态,在若贞逐渐呻吟着起腰时,他才收腹挺腰反覆把前端巨棒在小屁眼里抽出插入,将无比粗长的肉展一寸深过一寸地来回插入这chu女後庭。

免费成人直播、探花直播
最新小说: 风情谱之新市口(结局篇) 千金小姐篠晶的落难记 如何与手下的舰娘约会 一家春(阿勇传记或淫荡集团) 淫荡小妇人之邮轮神秘之旅 欲海花火影特别篇——井野的欲望 第二届秋韵夜语 第六夜:改变 天骄无双同人一海上的狂宴 熟女之殇续之烧烤派对 【贞芸劫(水浒揭秘)】第一部《邪仙歌》